360℃小说

.
  1. 首页
  2. 电击文库
  3. 机器人笔记:濑乃宫美纱希的未发表手记
  4. 第一卷
  5. 第四章
  6. 繁体版

第四章
2018-03-09 08:50:18

		

-    1-
寒假与春假的时间都花在了了解机器人相关的事情上。得到了知识。做好了准备。接下来就是实际地动手以及身体力行了。
不过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是有限的。伙伴是必要的。
伙伴。
对于没有朋友的自己而言正可谓是避之不及的词语。不过,可不能避而不谈。
升上高中的我因为成绩,所以被选为新生代表进行演讲。对于讨厌麻烦事的我来说平常是会推掉的,不过这次我接受了。
我自有打算。
“——迎来高中入学这一新的生活,我们……”
边念着敷衍了事的演讲,我边站在讲坛之上看着学生们。
让人惊讶的是,几乎全体学生都低着头,认真地听着演讲。
打着瞌睡,聊着天,玩游戏的学生一个都……真的是一个都没有。明明在刚才校长进行演讲的时候能听见不少人在说话的。
狭窄的岛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的恶评。
我很清楚全校学生以及老师都抱着一半兴趣一半恐惧的心情观望着接受了这次演讲的濑乃宫美纱希要干些什么。
“在此起誓会度过一个丰富多彩的高中生活。”
然后我吸了一口气。
“另外,我自己已经决定了要把高中生活用在机器人研究上,在此宣布建立机器人同好会。随时欢迎想要加入的人来找我。新生代表濑乃宫美纱希。”
在一瞬的沉默后,响起了柔和的鼓掌声。
在走下讲坛的时候,我看到教师阵营里有人舒了口气。
是看我虽然做了些什么,但因为比起预期来得平淡,所以放心了吧。
当然,我并不认为这样做就会有部员来。
开学式一结束,我便马上向着隔壁教室走去。
在从讲坛上往下看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低着头,在那之中有着极少数接住了我视线的同年级学生。
那就是伊礼瑞榎。
“伊礼同学,打扰下可以吗?”
“什么事?”
她慵懒地回答道。还是老样子的百无聊赖的声音。
“嗯,午饭一起吃吗?”
“只有便当可以吗?”
“嗯。”
我悄悄地安下了心。
自那一天,她毫不客气地将我成为朋友的提议拒绝以来,我就一直很在意她的事情。在决定开始机器人研的事情后,我就积极地了解了她的事情。
伊礼瑞榎。
虽然不及我,但她头脑也算好使,成绩也优异。不过并不是在学习上有多么认真。有着爱管闲事的一面,在各种各样的人面前都吃得开。
在我确认的范围内,她没什么兴趣,总是摆着一副无聊的表情。
根据以上的事情,我得出了以下的结论。
伊礼瑞榎她在有着高能力的情况下,没有使用的余地,因此摆出一副无聊的样子。
这样的话,如果能提示给她有去做价值的目标的话,她就能成为伙伴吧。
我是这样想的。
我们坐在海岸,打开着便当。
“那么,什么事?要我加入机器人研吗?”
“嗯。我想伊礼同学能加进来的话就好了。”
“为什么认为我会加进来?”
“那是……”
“我不是拒绝了成为朋友的事么?”
“那时,我明明完全不明白伊礼同学你的事情,却只考虑自己的情况那样说,会被拒绝也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你明白了?”
“一些些的话,说不定。”
“嘿……。”
伊礼同学看向了我这里。
“你,变了呢。”
“是这样吗?”
“嘛算了。那么,机器人研是要做什么?”
“当然是制造机器人。制造实物大小的巨大机器人。”
“你的话说不定能做到呢。不过预算要指望什么?”
“首先制造小型机器人。在五月的ROBO-BAN上取得优胜。”
ROBO-BAN是当时开始一些些博得人气的机器人对战竞技比赛。
根据所必需的最低限度的规则进行战斗,孕育出各种各样的切磋琢磨,参加者的技术也作为表演的一环使看得价值也急速上升。
“五月?那不是下个月么!?”
“嗯。所以,要有伊礼同学的力量。”
“叫我瑞就可以。呼—嗯,五月呢……。”
“那么,为什么是我呢?”
我深呼吸了下。这里就是关键了。
“在那之后,我在学校看着伊礼同学……瑞的事情。觉得你很无聊的样子。”
“无聊?”
“嗯。不知是不是没有想做的事情。”
“呼—嗯。”
“制造机器人呢。非常厉害哦。不会轻松。但绝对有做得价值呢。”
“这就是你劝诱我的话了?”
我不发一语地点了点头。
直直地盯着瑞的眼睛。
沉默徘徊在我两之间。瑞的肩膀摇晃了起来。不久那个摇晃幅度变得越发大了。
“啊哈哈!”
她大笑起来。
“你说我因为没想做的事而无聊?”
我变得没了自信。是我完全估计错了吗?
“你说对了,虽然你说对了……。”
瑞她打开包,从中取出了一张纸。
“你啊,遗漏了关键的地方呢……。”
那张纸是入部申请书。在上面有着瑞榎的名字以及社团活动的名字。冲浪部,这个名字好好地写在上面。
我总算是注意到自己搞错了。
“啊,冬天……。”
“对。”
我是从冬天开始观察起瑞的。即便是在可谓是南国的种子岛,没备好相当的装备在冬天也是很难冲浪的。
也就是说她是因为没法进行喜欢的冲浪而觉得无聊。
鼻子酸酸的。我拼命忍住眼泪。
“拜托了!”
我低下头。
“我想要瑞你加入机器人研!只有瑞你了!”
我打心底这样喊道。
“啊——真是的。”
瑞放下便当。
“别摆出这表情啊。兼参加你那可以不?”
“欸?”
“你那是忙到五月为止,离夏天还有段时间不是?这样的话就能在参加冲浪部的同时去你那露脸,这样我就没问题。”
“谢,谢谢!”
我记得当时眼泪,这回是开心的眼泪欲夺眶而出。
之后呀,瑞对我说:“你啊,那时,鼻涕都出来了。”
不过从我个人来看,那是无凭无据的捏造话语,也许是瑞她为了隐藏自己的害羞才这样说的。
“那个,还有啊。”
“什么?”
“虽然有点匆忙,能不能帮我介绍几个部员呢?我……没有朋友。”
“难道说,你邀请我,是为了这个?”
“也有这方面吧?”
“嘛以你来说做得很好了。”
瑞叹了口气,然后笑了起来。她将右手高高举起。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但也依样画葫芦地举起了手。
瑞狠狠地拍了上来。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好痛。干嘛呢!?”
“这是打气哦。”
好像这就是所谓的High-touch-
2-
在向学校提交了同好会的申请书之后,所要去的便是机器人的零件商店——机械诊所。
以前有被父母带过来过。记得摆有很多以小孩子为对象的模仿机器人的玩具。
当时傲慢的自己说着这种玩意才不是机器人便自顾自地回去了,因此今天会成为第一次和店主碰面。
穿过门,音量巨大的摇滚曲填满了店内,很是昏暗,即便是搞错了这也不会是面向孩子的店。
虽然以前记得有听说这家店孩童向的玩具也卖得很好(听说有一次父亲来找GUNPLA的玩具,但没卖),如今摆在店里的净是Servomotor(伺服电机),蓄电池,各种套装工具这类狂热者向的商品。
虽然商品类型转变的理由让人在意,不过我当然不是来买孩童向的玩具的。
“您好。”
“小姑娘,搞错店了吧。这可不是像你这样的人来的店。
店主的声音很冷淡。
不过我早已习惯了这种冷淡。这种因为是小孩,因为是女人就看不起人的大人的冷淡。
与邀请瑞时所挤出的勇气相比,不足挂齿。
“您就是机械博士吗?我是中央种子岛高中,机器人研究同好会的濑乃宫美纱希。”
“机器人研究同好会?听都没听说过啊。”
“今天成立的。”
“中央种子岛高中,记得今天不是入学式吗?”
“今天入学,今天建立的。”
“谁建立的?”
这个人,可能比想的要迟钝。
“我。”
“哼,别说蠢话。这可不是外行人能来的地方。”
被用鼻子嗤笑了。愤怒的开关被按下。把这个大叔揍一顿……。
不不冷静下来,我。我是来这里借力的,而不是过来吵架的。
“我是在入学式结束后直接来到这里的。会这样做是好久以前就决定了的。”
“你那个同好会,有几人所属?”
“一个人。”
所属于冲浪部的瑞算0.5人。小数点舍去。
“就你一个人啊。那么放弃吧。只能成个好笑料罢了。”
“那种事,无所谓。”
有很多人会嘲笑一些小事。比方说女孩子脑袋好,运动优秀,又或者说仅仅要做一个机器人都能嘲笑。
我早都厌烦应付这种事了。
我取出了秘密兵器。
“比起这个,我有想给身为机械博士的您看的东西。”
我将一张设计图摊了开来。
博士,你是要取笑我吗,有着取笑我的资格吗?
你就来试一试吧。
“兴趣机器人吗?”
“不是。”
“那么,是啥?”
“我想制造实物大的,巨大机器人。”
“……滚回去。别再来了。”
平静的声音。悄然无声的愤怒。
我安心了。因为这并非是看不起我的愤怒,而是自己重要之物被人小瞧的愤怒。因为我感觉到了这个人十分看重机器人的这股感情。
我非常清楚巨大机器人是一件多么不可理喻,多么不合理的产物-
3-
在机器人方面,大小之差和技术之差是有着直接联系的。
比方说,即便在二零一零年当时,只要有十万日元就能买到一套兴趣机器人。
全长四十公分的无论是谁都能买,无论是谁都能造的成套机器人。通过简单的操作不只是两脚步行,就连后空翻和侧转都能做到!
当然套装的完成度很棒,也有着浓缩了最尖端的技术的成分,但不管怎么说在普通的店贩卖的套装机器人就可以做到后空翻哦。
如果这变成等身大机器人的话,只是能走就是一大难题了。在电视上也经常被介绍的CONDA技研的等身大机器人也与企业所用的最尖端技术以及最优质的材料,还有花费多少资金无关,仍旧不可能做到像是后空翻什么的动作。
要问为何。
因为这世上一切的东西随着长度变成两倍,大小,也就是说重量会变成八倍。
等身大机器人是兴趣机器人的四倍。重量也就成了六十四倍。单纯计算来说的话,如果不是用有六十四倍输出功率的马达的话,后空翻是不可能做到的。
而这如果换成巨大机器人的话,会变成怎样呢,已经不言而喻了吧。
仅是站着就会被自己的重量压垮,正常行动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说到底,就没有制造这种东西的必要。
只不过要让巨大的机械动起来的话,普通的车就足够了。完全没有特地让机械直立起来两腿步行的意义。
没有意义么。
我,和秋约定了。
要造出巨大机器人让它动起来。
当然,我没想这样的约定让完全是外人的机械博士知道。所以,我画了设计图-
4-
“别把大人当傻子啊,小丫头。”
“我是很认真地这样说的。”
我看着对方的眼睛,承受住对方那锐利的视线。
“机械博士,关于你的手腕我已经通过网络调查了。”
博士皱起了眉头。
“合泽次郎博士最后的弟子。藤田铁治先生。”
博士原本是作为机器人职人有着很高名气的合泽次郎博士的弟子。在博士死后进入了宇宙开发事业团NASDA,从事机器人研究的工作。在那之后辞了职,就像这样开起了机器人商店。
像这样曲折的人生是经过怎样的过程才变成现在这样连我也不知道。
我仅知道他献给机器人的这份觉悟与那非同寻常的手腕。
“……真是好好调查过了啊。倒也不是隐瞒起来的事情。“
“我想要您的建议。要让这个机器人实际地建造出来,动起来,什么是必要的,什么不是必要的。“
重复进行数千次的强度计算。负重计算。对手脚的力矩进行多次模拟,以现行的素材让其动起来为最终目标。
这份设计图囊括了我所有所学。我有着在理论上不会输的自信。
不过,无论理论上有多么优秀,也有着无法填补的经验。
“请告诉我。”
“我说了,回去。”
“不。我不回去。”
“哪都没有能告诉你的事。”
声音比刚才来的要柔和。
有戏。
藤田先生,你应该已经注意到了。在你眼前的设计图并不是毫无意义的破纸,而是为了让巨大机器人动起来的认真设计出来的东西。
当然,就算设计优秀,纸张就是纸张。
要将纸上的梦变成现实,还有着很多不足的东西。
“那么——”
我探出身子。
“来赌一把么?”
“赌?”
“机器人研究同好会,会在今年内取得ROBO-BAN的优胜。”
“……”
“如果这实现了的话……就把你的技术和知识给机器人研吧。”
“你,是瞧不起大人吧。”
博士好像是被我惊到了,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轻轻一笑。
“不过,很摇滚呢。”
我也挂上了微笑,举起了右手。
“笨蛋,太急了。赢了后再这么做。”
这么说着,博士推掉了High-touch。
“我怎么会这样,搞错了关店的时间啊。”
在离开机器诊所的时候,在马上要出去的时候,从摇滚的吵闹声彼方我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5-
第二天.
好像因为是少子化的时代,同好会的申请轻易地就通过了,虽然很狭窄但连活动室都给了。
“不差呢。”
我环顾了一圈活动室说道。
“真早啊。”
打开门走了进来的是瑞。在她身后跟着位比她大上一圈的男性学生。
“这家伙是柔道部的充仔。苦力活担当。”
“喂喂,你给我等等啊。怎么就决定我加入了。”
“嗯?你想说就连我的拜托你都不加入么?”
瑞,你这不是拜托而是恐吓。
“饶了我吧。我这可是柔道部啊。”
“我也有冲浪部呀。“
“不,就算你这么说啊。“
“啊,那个,我是濑乃宫美纱希。充仔,同学?“
“我叫长深田充彦,叫我充仔就行。”
“谢谢你过来。”
“唔,嘛……。”
不愧是柔道部的人有着很壮的体型,手腕的粗壮程度也是我完全无法与之相比的。制作机器人是力气活,更别说要制造巨大机器人了。这样看他会值得依靠。
“那么,所谓机器人研是要做什么?”
“制造机器人啊。作为开头就先在五月的ROBO-BAN上取得优胜。”
“优胜听起来还真是说得很大啊。”
“嗯,就算为此也要有充仔你的力量。”
力量。也就是说碗力。接过充仔的手。那是又大又厚的手。果然男生的手不一样。
“这,这样吗?”
“来吧,下觉悟了吧。如果拒绝了两位大美女的拜托那就不算男人了吧。”
“美女,两人?”
碰的一声。
一个漂亮的直拳击打在了充仔的额头。
“喂,没事吗?”
“没事,没事,这家伙很结实的。”
“……嘛那啥。如果兼任也行的话,陪你们也不是不行。”
“谢谢!”
“可以的话也教我下学习。都是不及格的话连大会都不被允许出场呢。”
“嗯。可以,哦?”
其实我在以前有教过秋学习。那时真是伤透了心,即便到了现在也是个心理阴影。
那时她认真地说“姐姐是不会明白咱的心情啦。”秋她责备我,无论是在那以前,还是自那之后都仅有那一次。
我想,教人学习还是交给瑞吧。
“好,那就决定了呢。”
瑞点了点头。
“那么,总之开始收拾下这儿吧。”
“开心吧,充仔,第一个工作哦。”
“不不,你们也给我帮忙哟?”
机器人研的第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6-
寻找瑞和充仔以外的部员。和老师的谈判。同博士的见面以及基本计划的确认。还有为了确保预算而去寻找打工。
新学期最初的一周,我成立了机器人研,在转瞬间便结束了。
在这期间,晃的事随时都伴我心中。不可能忘记的。因为只要闭上眼睛,我总会听到他那温柔的声音。
我总算抽出了时间去见他,爱理却气鼓鼓的。
“还以为美纱希忘记了爱理的事情。”
“抱歉,抱歉。”
我借来AR眼镜,抱住了气鼓鼓的爱理。
能让爱理开心的东西是什么呢?如果是秋的话,只要买一个冰淇淋带回家她的心情就一下转好了。
“有在过一个充实的新学期吗?“
“有的。”
对着晃的话语,我鼓起自信,点头说道。
“我,想制造人形机器人。”
“机器人吗?”
“是的。机器人能拓宽人类的可能性。”
“美纱希是想造怎样的机器人呢?”
“现在在造的是比赛用的兴趣机器人。”
这种大小的哦,我用手比划了起来。
“小小的好可爱呢。”
“谢谢。这个做完后,接下来要造巨大的机器人哦。”
“巨大的是说要比爱理还大吗?”
“嗯。比爱理,比我都大哦,毕竟是全长十米的巨大机器人!”
“要造巨大机器人啊。”
晃他好像有稍许吃惊。
“是的。并非是为了实用性什么的,总之就是想试着造造。另外……。”
“另外?”
“我在君岛先生说为了改变世界,所以想要改变人心的时候想到了。人类身体方面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我就想,那个,并不是赛博朋客之类的,改造人类这样的东西。而是如果有能做到人类做不到的事情的犹如朋友一样的机器人,那人类的可能性也能扩展开来。”
“我知道了哟。”
“但为了这个目标,就算有一台不错的机器人也做不到什么。如果不让许许多多的人都认为机器人真好的话,机器人就不会在世界上取得发展。所以……“
“所以,你要造巨大机器人呢。“
“是的!日本人一直都喜欢着机器人,认为制造的东西里寄宿着灵魂。如果制造出能动,能走路的巨大机器人的话,我想就能传达给大家这份心情……。“
“不只是日本人呢。“
“欸?“
“无论是喜欢机器人,还是感觉物体寄宿着灵魂,都不是日本特有的。是世界各国的文化。“
“可我听说基督教什么的,会觉得人形的东西是种冒渎,因此很讨厌……。”
“那是无根无据的偏见呢。”
很少见的,晃用冷酷的口吻断言道。
“欧美的机器人技术有着很高的水平。你也知道在海外也有着许多像ROBO-BAN这样的大会且水平很高吧。”
“是这样的。”
“就算从普通角度来说,机器人是主角的作品也有很多。比方说……。”
我有听说过晃所列举的电影的名字。是有心灵的机器人们变形成车的故事。
“虽然追根溯源来说是日本玩具公司的企划,但成了好莱坞电影并且还在全世界博得了不菲的人气。这个不能说成是机器人普遍性的证据吗?”
“确实是这样。”
“从进行关于心灵研究的人这一立场出发来说的话,对人造的巨人产生强烈的感情是很自然的。虽然既有产生积极的感情的情况,也有产生消极的感情的情况,但不管怎么说都是跨越文化圈的影响力呢。”
“是的。“
“日本自己的,还有,像日本人这种话说起来很好听,不过像这样的话语也有在人与人之间构筑出墙壁的这一面。人类啊,其实是比想象的更容易相互理解的。“
“我会谨记的。“
“啊啊,不好意思,说偏题了。也就是说呢。美纱希君你造出巨大机器人的话,不仅是在日本而是会成为举世瞩目的事情。“
在我想是因自己考虑不周而被批评时,却出乎意料地被表扬了,我的心蹦了起来。
深呼吸。将胸口填满柠檬的香味。
“我,会加油的。”
“嗯,加油。”
“爱理也会声援的哦。“
爱理小鸡啄米般点着头,她那长长的辫子随之华丽地舞动。
“谢谢你,爱理。”
我伸出手,和爱理来了个High-touch。
挥过去的手掌什么抵抗都没遇到就穿了过去-
7-
在那之后一个月的事情,因为过于忙碌,我也已经记不清了。
就稍记一些我还记得的事情吧。
首先是关于机器人研的部员。在兼任的充仔和瑞之外,又加入了两位部员。是佐山和洋一。
佐山君,该怎么说呢……就是佐山君吧。在我的部员中,只有他,是一直以姓氏称呼的。他身材娇小总是挺直着背,制服上无一丝褶皱。他从没让人看到自己不像样的一面,擅长程序,受了他各种各样的照顾。
洋一则和佐山形成对照,他染着茶色头发,总是驼着背。他本人说因为很喜欢祭典,就嗅着活动的味道过来了。因为他手很灵巧,在电子工作上也帮了我不少。
虽然像这样介绍好像我们机器人研关系融洽互相帮忙进行着活动,但当然,并没有那么顺利。
说到底一个月内完成能获得优胜的兴趣机器人这种事就是强人所难-
8-
我想,一开始是很顺利的。
充仔去钢铁厂拿来废铁以及能用的零件。洋一则负责宣传,大规模地散布我们在ROBO-BAN出场的情报。
包括机器人的组建也在一点一滴地踏上了正轨。
出问题的是在控制程序的进展上。
“佐山君,是关于拜托你的姿势控制系统的事。”
“怎么了?”
“很抱歉,这个的话用不了。”
“我想是没有BUG的。”
“速度太慢。我在说明书上写了吧?”
“按说明那样办不到吧?”
“不会的。这是为了胜利必要的手段。”
“那,你做给我看看啊。”
我借来活动室的电脑(佐山君的私物),重写起他的程序。
我为佐山君的态度而感到焦躁。
我们必须要在ROBO-BAN上取得优胜。为此,“迟钝”的程序是不行的。
大略来说,所谓姿势控制程序是指防止摔倒的程序。
在失去平衡的时候,倾斜身子伸出手脚。
这对于人类而言是自然而然就会做的事情,可对机器人而言要做到这样可谓是非常困难。重要的是包含预测和反应两个方面的计算速度。
如果失去了平衡,必须要迅速反应才行。在摔倒时才计算结束那就毫无意义了。
结果,佐山君的程序因为没有可用的地方,被我从头到尾重写了。
“怎样?”
“……变快了呢。”
“我想要你能做到这样。其他也是。”
“稍微让我想想。
佐山君在那天这么说完便离开了活动室。
然后第二天,他没有来-
9-
“你啊,和佐山吵架了么?“
第三天,在去活动室前被瑞叫住了。
“倒也不是吵架啦。只是拜托他好好按说明书来。”
“佐山是负责程序的对吧?是你交给他的。”
“但是,是赢不了的程序的话就没用了。”
砰的一声从脸颊上传来。是我的脸颊。热与痛则迟了些才爬上来。
对着傻住了的我,瑞说道。
“组建能赢的机器人。这没问题。但是,无论是我还是佐山还是充仔还是洋一,都不是你的奴隶。你所做的事不过是把佐山的容身之所破坏将他驱逐出去罢了。”
“但是……因为那样下去的话赢不了!”
“我没说让你输吧。是让你思考两全其美的方法啊。用你那好使的头脑啊。”
“思考?”
“有的吧,一个两个,那种佐山和我都能参加,并且能获胜的机器人。”
“真不讲理啊。明明就算是现在时间也很紧了。”
“与这无关呢。想要随自己意愿地做,那从一开始就一个人做便是。”
想在ROBO-BAN上胜利。这是确实的。
但是。
——如果想着要改变自己,不改变人际关系的话。
那时,确实在耳边听到了晃的声音。
回想起来。我是想要改变这样的自己。想要交到初中时期所没有的朋友。
“就像瑞你说的一样。虽然很懊恼。”
“噢,懊恼去吧。”
“给我一天,让我考虑一下。”
“行是行,这可不只是佐山的问题啊。也是洋一,充仔,还有我的问题。”
“我知道。会想些什么的。”
我好好地思考了。
然后,到了次日。
“我有话和你说。”
疲惫不堪地叫住我的是佐山君。
“……什么事?”
“抱歉,我想退出同好会。我的话,帮不上忙。”
“……”
“虽然我读了濑乃宫的程序,但我的话搞不懂。就连模仿都做不到。想要在ROBO-BAN上胜利的话,我会成为绊脚石。”
“佐山君,对不起。”
“嗯,那就这样……。”
“等,等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张开双手挡在活动室的出口。
“怎么了?”
“我说对不起是指我没好好考虑佐山君这事。”
“什么意思?”
“我想把程序交给佐山君你。”
“可以吗?说不定没法在ROBO-BAN上获胜哦。”
瑞不发一语地看向我。不止是瑞。洋一和充仔也在注视着我。
“不,ROBO-BAN也会赢。”
活动室里被静寂笼罩。
“虽然我不是很懂,会有那么好的方法吗?”
这是洋一说的。
“有哦。工作量会变成三倍就是。”
“三倍!?”*3
这是除我之外全体成员的心第一次成为一体的瞬间-
10-
我所想到的方法很单纯。就是将无法用高等技术补足的地方通过人力来想些办法。
为此将姿势控制方面简化,用操作来弥补。
只要操作者随时心算机器人的重心,通过自己操作让其随时做出最适宜的动作这样就好。
而追求能实现这个的操纵系统,最终得到的就是有着两个操纵杆以及切换模式用的十四个开关,这样乱来的控制手柄。
在十四个开关中,有四个是变化齿轮比。剩下的十个则是决定哪个马达要怎样运作,形成1024个模式中的哪一个。
这1024个模型能够自在地切换,让我们所做的机器人随时做出最适宜的动作成为可能!
此外,在这个时刻,操纵者也决定是我了。因为能默记下1024种组合的只有我了。
也拜分割成1024种所赐,程序的难度下降,就算是佐山君也能进行作业。话虽如此(即便共通的部分也很多),因为是要做1024种程序,所以最终的工作量变得很是庞大。
“这绝对不止三倍。”事后,佐山君这么说道。
当然,制作对应1024种模式的控制器也很困难。
必须配线成能让所有的组合好好地动起来,也必须要确认有没有搞错的地方。并且每当因诸多缘由而改变设计的时候,都要进行一次确认。负责确认的洋一事后说,这就像是在冥河河滩堆石头一样。(形容永远做不完)
虽然重量计算,强度计算,模拟过无数次了,但当实际装配起来后果然发现了预料外的问题。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时就会陷入大骚动,就这样伴着无数次通宵,机器人也一点一点地接近完成-
11-
机器人的建成没有结束。微调和维护是会一直持续做到大会正式开始前的吧。
所以,划一个阶段出来是有必要的。
在完成的机器人上,洋一用笔渐渐画上了脸。
秘藏着战斗的决意,却又画上张有可爱之处的脸。
“完成!”
“哇——”*3
最后洋一点上眼睛,全员都鼓起掌来。
虽然有着完结仪式这一含义在,但实际做了还真是有趣啊。
“嗯,真可靠。这家伙的话能把优胜的使命交给它负责啊。”
充仔点头道。
“你啊,又没做吧。”
“没这回事。充仔也有帮忙哦。”
“不是变得会说了吗?”
“看上去是好评的样子我很开心哦。”
“难得给它画上眼睛所以……不取个名字吗?”
用这客气的语气提案的是佐山君。
“名字?”
“嗯。虽然会长你说不定有什么拘泥的地方……。”
“啊,忘记了。”
全员都产生了‘我倒’现象。
“是呢。名字,应该要取个名字……谁来取?”
“就算这样问。”
佐山君扭过了脖子,显得有些为难。
“那当然是。”
洋一看向我,
“嗯。”
充仔点了点头。
“是从你开始的吧。负起责任啊。”
这是瑞说的。
“……可以吗?”
“好了啦,快点决定。酒会在等着呢。”
是果汁。以防万一我说一下。
“那么……。”
回忆接踵而来。有向瑞低下头的事情。有对博士夸海口的事情。有为洋一和佐山君的到来而感到高兴的事情。
然后——
“那么,这孩子就是种子岛机器3!”
四周一瞬间沉默了。欸,搞砸了么。
“种子岛机器……3?”
充仔歪过头。啊。从这问啊。
“嗯。3号机。”
“1号和2号在哪啊?”
“初中三年级的春假时我一个人画的设计图是1号机。然后建立了社团,和大家一起制造的是2号机。不过那最后成了我一个人做的了。再之后,同佐山君和洋一以及充仔还有瑞全力以赴……真的让人觉得是大家一起制造的机体。这就是现在的3号机。”
“……这不是个好名字嘛。”
和洋一举起的手进行High-touch。
将宣传活动统合提交给老师的是洋一。多亏了他,被校方默许了能待在学校进行通宵工作。
“中途还在想会变成怎样呢。”
和佐山君的手进行High-touch。
他将程序和制作的麻烦工作一人承包。
“拿到优胜奖金的话,就去吃美食佳肴吧。”
和充仔进行High-touch。
将作为材料的废铁,铁板大量收集的就是充仔。另外,他还和铁工厂的人们混熟,得到了不少有用的建议。
“你也太嘴馋了吧。”
和瑞High-touch。
总是副飘然的样子,当出问题的时候,最先进行对应处理的就是她。不只是佐山君那时。我在之后从大家那听说,在我甚至注意都没注意到的地方还有着许多问题。
“嘛这样不是挺好吗。比起这个干杯呢?差不多该开喝了。”
是果汁。我再次以防万一说下。
“美纱希同学,拜托你了哦。”
被佐山君这么说是没法拒绝的。
“那么……庆祝中央种子高机器人研的优胜……。”
“不该是庆祝,而是祈愿才对吧?”
充仔吐槽道。啊,搞错了!
“那样赢得话就一样了嘛。“
洋一附和道。
“庆祝优胜!干杯——。“
“干杯——。”
我们杯碰杯,随后狼吞虎咽地吃着零食。提供方是瑞她家的伊礼商店。
那一天,我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同伴这种东西真是不错啊。
“不过呀,美纱希同学想要制造机器人的契机是什么?”
在“酒会”进行中,佐山君问出了这个决定性的问题。
“欸,契机?”
“我也想知道呢。”
瑞探出身子。
“也不是从以前起就很喜欢机器人吧?可却突然说要制造巨大机器人,还有,说绝对不能输。不是太焦急了吗?”
“为男人什么的?”
洋一用轻浮的口吻触及到了真相。
“不可能有这事吧。”
像这样把事情糊弄过去,有些部分让人觉得不爽。
“……说不定是这样。”
注意到时,我已这样脱口而出。
“欸欸欸欸——!”
异口同声的惊叫声。
“这方面的事,能详细说我听听么?”
瑞那满脸笑容的魄力是从未有过的,因此我悟到自己是逃不掉了。
结果,我把从捡到爱理到与晃相遇的事情毫无保留地全招了。
“……一个人,跑到男人的家里,一个不好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啊?”
“还有爱理在呀。”
“爱理也就是指手机对吧?虽然很有美纱你的风格,太大大咧咧了。”
“唔……。”
无话可以反驳。
“嘛是个好人的话倒是没事啦……。”
这么说着的瑞,好像有些担心我。
瑞的担心至今为止基本都中了,这一点我也是明白的-
12-
在机器人完成后,就是一个劲地进行日复一日的练习。问题是没有对手。如果有备用机的话就能进行模拟战了,可是这样的预算是不可能有的。在大城市的话也能向其他团队提出练习赛的申请吧,可这就是乡下的痛了。
没有办法,就在进行实机的操作练习的同时在电脑上制作个模拟器,进行模拟战。
因为那时做的模拟器做得十分不错,之后便作为免费软件把资源向大家分享,还得到了不小的反响。不过比起其本来机能的兴趣机器人的模拟器来说,制作视频时的物理计算以及格斗游戏的引擎等方面的使用更多。
之前,在网络上看到了流行的格斗游戏使用的引擎是我的引擎的进化版,因为觉得很怀念就注册了账号。如果你也有看到用户名是TAGIRINGER的用户的话,希望能申请对战呢。
在这,就提一提种子岛机器3的操作系统吧。
驱动种子岛机器3的关节的伺服电机有二十二个。
不用说,一个人同时操作二十二个电机是不可能的。
为此就变成操纵者输入大致指令的形式。
虽然像是举起右手这样的基本动作的话只需手动让肩和肘部的关节动起来就行,但更复杂的动作(比方说回旋踢)之类的,就变成需要呼出事前登陆过的程序了。简单来说,就是像格斗游戏的必杀技那样。
基本动作上虽然能指定详细的动作,但同时,做不到复杂的动作。
只依靠基本动作来走路的话,就会变得只有下半身在走路的笨拙东西了。
登陆动作虽然能做到复杂的动作,但却没法随机应变。比方说输入回旋踢的指令的话,就只会对同样的高度同样的方向进行回旋踢。没法根据对手的高度和位置进行微量调整。
本来,这两方面用程序来补正才是正确的。
就像人在走路的时候会无意识地挥舞起手来让上半身取得平衡一样,就如看着对手的位置就会调整踢的角度并且保持全身的平衡一样,理想是仅要输入粗略的动作,程序就能自动进行补正。
而这补正能进行到什么程度,就算说成是格斗机器人的性能也不为过。
种子岛机器3的设计概念正与之相反,是从操纵者方面来进行动作补正。我拜托佐山君的登陆动作有四百二十五种。在那之中走路的动作就占了一百一十七种。
对这些进行组合,并进一步与登陆动作中手动地进行的微量调整进行组合就能让机器人自在地行动。
这在机器人工学上来说是邪道的设计。要为自己辩护的话,也能说成是孕育出了作为格斗游戏玩家的主意吧。
不管怎么说,我判断为了在ROBO-BAN上取得胜利,只有这个办法了。虽然我有着这方法是引出机器人潜在能力的最佳捷径的自负,但这方面和娴熟的操作是分不开的。
毕竟是自己决定的方案,虽要在距离大会的这短暂时间内记清楚是一条艰苦的道路。
但我不会屈服的。
因为在ROBO-BAN上优胜是与我的梦,以及晃先生息息相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