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电击文库
  3. 机器人笔记:濑乃宫美纱希的未发表手记
  4. 第一卷
  5. 第二章
  6. 繁体版

第二章
2018-03-09 08:50:18

		

1
与君岛晃的相遇,夸张点说的话就是被星星所指引的吧。当然,如果把太阳也算做星星的话。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日食,是四十六年不见的日全食。种子岛作为最好的观察地点,许多旅行者和岛民都正用着专业的设备眺望着天空。
「姐姐?」
小秋也戴着新的日食眼镜抓着我的手。虽然妹妹非常的可爱,但那天我却将小秋的手甩开了。
「因为姐姐要去见下朋友。你就先跟小海一起看吧」
「嗯」
抚摸了一下低着头的可爱的小秋,我便从家中出去了。
「小秋,回见了」
「姐姐,回见了」(原文:のっちよ~)
这是有着“再见吧”这样意思的种子岛方言。这种时候,我很喜欢这么用这句话。
当然,去见朋友什么的只是个蹩脚的谎言而已。
只是在大家都在等着看日蚀的时候,总觉得会想要转身离开。
大多数人,明明日蚀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在望着天空了。摩肩接踵,欢声笑语,相互交谈着的人们,在那天看来也感觉很阴郁了。
没有望向天空,而是一直盯着地面的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被落下的东西。
那是个钴蓝色的漂亮的携带终端。
中间的有着超大的液晶屏,这在当时的种子岛是很少见的,如同刚发售的智能手机一样。
无意中碰到了液晶屏不需什么认证便启动了。
通过液晶屏上的画面,便能看到了周围的景色。
虽然只是把摄像头所拍的影像表示出来这样单纯的构造,但对于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的我来说还是很有趣的。
拿着手机来回转的时候,忽然间,发现那边有个女孩子在。
与小秋差不多年纪的小小的女孩在树丛中站着。
大吃一惊的我将终端放下之后,却谁都不在。
再一次从手机中窥视发现那女孩依旧在那里。
于是,我终于理解了。
这就是原始的AR(虚拟增强现实)吧。在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中,将人的三次元模型嵌入表示出来。
少女的画像十分的纤细,差一点让人误以为是在拍照一样,尽管如此还是能在头发那边的看出来一点像CG的端倪来。
目不转睛的凝视着的时候,冷不防的那名少女挥起了手。
「欸?」
「你好。能听见么?」
少女的「声音」从这携带终端中发了出来。
「咳咳。今天,七月二十二日鹿儿岛县种子岛・屋久岛地区的天气是阴天」
「好…好厉害!呐,你是谁?」
「我是爱理哦。你是谁呢?」
「我是美纱希。濑乃宫美纱希」
「爱理有一件事想拜托美纱希」
「是什么?」
「美纱希能成为爱理的朋友么?」
微微的歪着脑袋,对着液晶屏的另一边所看到的少女,我不由的点了头。
2
「那个,你在干什么呢?」
「嗯?啊,就那样不要动。我觉得爱理做的太棒了」
我了趴下来,从下面窥视着单脚站立的爱理。爱理的模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完美无缺的,甚至连内衣都完美的再现了出来。
旁人看来的话就像一个变态在看……不对,看不到的吧。只会看到个在森林中躺着看手机的人而已。
「真厉害呐。这个的运算量到底有多大呢?」
姑且就我最擅长的事而说的话,爱理的图像水平(Graphic)未免太过精致,除了定格图像之外想不到其它制作出来的方法了。
「我很擅长计算的哦」
「喔,是这样么」
「爱理的学生手册上只有算术得到了『非常好』的评语了哦」
「是么」
真是对不上号的对话呢。
这部智能手机上并没有天线。也就是并没有连接到互联网上。
也就是说,爱理的模型显示也是,声音识别也是,声音合成也是,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这个终端来处理的。
真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做出来的东西啊。
「爱理是由谁做出来的呢?」
「爱理是由爸爸和妈妈生出来的哦?还是在问爱理的master的事呢?」
「嗯,应该是master吧」
「master呢。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哦。像一名魔法使一样什么都能做到哦」
「魔法使…呢」
编程的大厨们一般都会被叫做魔法使。
忽然间,我便想见见这位魔法使了。
「你的master,住在哪里呢?」
「啊。这个呢――」
哔的一声刺耳的电子音。
画面开始变暗,就已经开始关机了。
一瞬间,我还在想到底我弄错了哪里。是因为从爱理那听了不能听的事了么。但我很快想到了并不是那样。
「啊,电池…」
上面显示着“请充电”这样的提示,不久电池完全没电了这个提示也消失了。
3
「这个,该怎么办啊」
我趴在自己屋子的桌子上苦恼着。
电池没电了我就有些慌了。
有些情况下高级的程序在运行的过程中因为没电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而爱理显然就是这种高级的程序不会错的。
赶快将其带回了家中,幸好有充电器在,现在,就这样正在充电,冷静想来的话感觉还是应该选择交给警察这条道比较好。
不久充电完成了,程序又启动了起来。
「早上好。master―」
「啊,对不起。是我」
「啊,美纱希么。这里是哪里?」
「是我的家。对不起了。擅自就这么拿了回来」
「没关系的哦。爱理还是第一次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散步呢」
「这不是很像绑架么?」
「因为美纱希是朋友的说,才不是什么绑架呢」
「这样啊。谢谢了」
能如此自然的对话,真是想不到眼前的爱理就是一个程序。
在直到充电完成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网上调查着。
人工智能的研究还正在世界上进行着。但只靠着文本数据库就能像爱理这样回答的如此自然的技术,当今世界上还不存在。更何况这仿佛人类一样有感情的谈话。
本不应在现代存在的次世代技术。这就是爱理了。
「爱理的master啊……」
「是」
那是快要没电的时候听到的事情。爱理的master到底住在哪里呢。
但是知道了这个的话,就必须把终端还回去了。这样想着总感觉好寂寞。
「唔嗯,是个平常都在做些什么的人呢?」
「到底是在做什么呢。好像是在学习工作之类的事情,因为太难了爱理也搞不太清楚呢」
「是研究员么」
「啊,就是那个,有说过正在研究各种各样的东西呢」
「唔呢」
我将其想象成了一位在城市大学中的研究室里工作的白衣男性。
「怎样的一个人呢?很帅么?」
「很帅的啊!啊,但是,具体说是哪边的话,可能算是可爱吧」
「可爱啊」
「每当我醒来的时候,master都在看着爱理的睡脸哦」
「爱理也会睡觉的么」
「虽然不是每天晚上都睡。但master说维护的时候,也是需要整理一下记忆的」
「跟人类一样呢」
「爱理跟人类是不一样的么?」
面对这样天真的提问,胸口好像突然被戳了一下。
「啊,嗯,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跟我一样的哦。」
「是呢,跟美纱希一样。也会做梦的哦」
「什么样的梦?」
「是跟master在一起的梦。虽然也有做master来之前梦……但却不那么高兴呢」
仿佛没有注意到爱理没有身体一样,我将将垂下了双眼的爱理抱住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便将爱理看成了真正的人类那样了。
但才不是那样。爱理只是一个程序而已。只是不停积累着谈话的数据库,有着那样的外表的样子。
就像会对小说和漫画中的角色投入感情一样,人类也能对区区一堆数据投入感情。
爱理应该是没有「真正的心灵」的。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实际上跟爱理交谈,听到的那份声音看到那样的动作,还在想着那不是个人类是很难的吧。
「爱理是最喜欢master了吧」
「最喜欢了。但是,这么说的时候master总是会摆出一副困扰的表情来呢」
「啊哈哈」
冷静想的话,让自己所做出来的人工智能说最喜欢自己了的研究者的性格,不能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吧。但将这份感觉消去的正是因为爱理所有的那份温暖人心的笑容。
能做出这样的爱理,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对此抱有很大的好奇心。
是为了什么目的,怎样做出来的呢。
「master到底是为什么而做的爱理呢」
「master呢,对爱理说想让爱理见一见这个宽广的世界。总有一天要将这份景色传达给爱理」
「唔嗯」
「但是呢,主人不经常出门的哦,而且旅行的时候也不带上我」
「这样啊」
「所以,跟美纱希在一起很开心的哦。能见到各种各样的东西我很高兴。」
「知道了!那以后我也会带着你去各种各样的地方的!」
「好!」
「你都想看些什么呢?」
「爱理我…想去看日蚀」
「日蚀…」
看了一眼表,才刚十二点。日蚀还没有结束。
「还来得及!去看吧!」
「好啊」
猛的跑了出来。恰好日蚀到了临近顶点的时候,明明是白天却明显的昏暗了起来。
依然有那么多的人在一起向上望向天空。
想起刚才还对这幅情景焦躁的样子。现在却没有一点那样的感觉了。是因为有爱理在的缘故吧。
但是。
「……哈」
「果然阴天了么?」
「唔。你说果然?」
「天气预报是阴天的说」
「我不是说这个,那个,现在,看不到么?」
「爱理是看不到天空的。master还没做出那个功能来……」
仔细想来的话也是当然的了。爱理的身姿也只是影像,在那里并没有真正的「眼睛」在。
「那平时的景象是怎么看见的呢?」
「是从Deluoode Map的地形数据里得来的,master是这样说的。所以,在陌生的室内是看不见东西的」
将网络地图与GPS的位置信息组合在一起,在山的位置上就看到了山,在路的位置上就看到了路这么个意思么。
「啊嘞?但是你能看到我对吧?」
「是的。通过摄像头所显示的东西是能看的到的哦」
「这样啊」
我将终端高举向天空。
「那这样能看到了么?」
「看到了!啊,但是云…」
「嗯,虽然除了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呢。今天,比平时昏暗的哦」
「是这样呢」
这个声音听起来令人惆怅不已 完全听不出是合成音。
事到如今,我还在想着能把爱理制作出来的这位master,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呢。
能做出如此心焦的想看日全食的人工智能的人,肯定是一位温柔的人吧,不知不觉我这样想到。
我与爱理不知拍了多少张那阴霾天空的照片。
4
从那天以后,我便跟爱理在岛上各种地方瞎转。
明明知道爱理的声音是由扬声器所产生的,但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去了卡拉OK。
虽然没什么知道的歌,但还是把「飞翔吧!高达!」这首歌教给了爱理两个人激唱起来。
「很开心呢。我还是第一次来卡拉OK哦」
「嗯,太好了」
我咯咯的笑着
「怎么了?」
「嗯?你看店员的脸色呢」
爱理在和我唱的兴头上的时候,店员将饮料拿来了。听到了两个人的歌声在屋里环视着,看到我的表情吓得吃了一惊赶紧出去了。
「吓到他了呢」
爱理也笑了起来。
「美纱希喜欢恶作剧的么?」
「倒不是说讨厌呢」
「master也是这样哦。时不时的在快递来的时候,故意跟爱理都不做回应哦。」
「欸―」
「master是十分认真的,但时不时也会做一些怪事」
跟爱理的谈话,总是会很快就转向她的master了。
master喜欢恶作剧。我将这一点记在了心里。
在跟爱理玩的时候也是,谈话的时候也是,总是会很在意master的事。
但是,总是没能说出想见见这位master的话。
master大概来这座岛是为了看日蚀的吧。现在已经回到东京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去了吧。
那样的话,把手机邮寄回去不就完了。
但那样就没有意义了吧。
想要见见这位master,想跟他说说话。
令我不耐烦的是自己的年龄,就算再怎么聪明,世上的大人还是不会把中学生当大人看的。
难得见了面却被当成小孩子我也会忍受不了的。
5
我做了个梦。
纯白的刺眼的房间里。其中的手术台上躺着爱理。
那个漆黑的身影,像是趴在爱理的上面一样舞动着手术刀。
「你在干什么呢?」
「正在组装人工智能呢」
是令人感到文静又温柔的声音,黑影那样说到。
黑影继续舞动着手术刀。
从爱理的一只耳朵到另外一只耳朵,就这样用手术刀将整张脸划过一圈。
从雪白的肌肤上,微微的渗出了血色。
咔嚓一下,仿佛是要吧零件取下来一样把脸上的皮肤剥了下来,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住手。你在干什么」
「人工智能是在模仿大脑的机能。所以这样做就能研究大脑了。」
黑影一丝不苟的答道。
「但是,你那样做的话爱理会」
「不用担心,爱理将会自此诞生的」
黑影的声音十分的温柔。那双手握着凿子。哐,哐的用凿子猛砸着头盖骨。
想着去阻止他,但突然发觉不能动了。自己的手脚都被绑到了手术台上面。
「给我等等啊」
在耳边回响的那个声音十分的温柔……。
「美纱希……美纱希?」
「哈啊」
被汗水湿透了猛然起床。
「美纱希你怎么了。做了什么梦么?」
「啊,嗯。只是个梦而已」
举起了胸口的终端,看着爱理的脸庞。
那担忧的脸庞正看着我这边。看来是在担心呢。
嗯。没关系的。能制作出如此温柔的爱理的master,肯定也是个温柔的人吧。
6
不去见master归还终端的罪恶感。做噩梦的原因就是这个吧,我自己分析道。
这东西毕竟是个手机。反正那边很快就会来电话的,那时再去回答就行了。这样想着便搁置了下来,但过了数日却依旧没有人来联系我。
「呐,master是住在什么地方呢?果然是东京吧?」
下定了决心,向爱理打听了一下。
「欸?」
爱理好像很吃惊的眨了眨眼睛。
「master就住在种子岛哦」
「欸,是这样么?」
「是的」
有点失望。顺便继续打听了下去。
「你的master,喜欢小孩么?」
「小孩是指谁呢?」
「那个,就是说我……」
「美纱希多大了呢?」
「初中三年级。十五岁哦」
「爱理是十四岁哦,跟美纱希只差一岁呢」
「啊,这样啊」
还以为更年幼的说
「master很讨厌吵吵闹闹的人,美纱希的话我想应该没问题的哦」
「为什么?」
「因为是爱理的朋友」
叉着腰挺着胸(えっへん这个只能想到这么译了)的爱理,真是可爱的让人不禁想摸摸她的脑袋了。
不管怎么说,这样就弄清楚了这两个问题了。
「那么,去见见你的master可以么?离得近么?」
「也不是离得很远哦。一起去吧」
7
通往森林深处的道路,变得越来越细。
「呐,真的是走这边么?」
把汗水擦去,我一次又一次的反复问道。
「没错哦。还有一点点。」
「难道说,走错道了么?」
「没关系的哦。毕竟爱理有装备GPS嘛」
「唔,嗯」
就算这么说,这么深的森林,阳光也很难射进来的。GPS真的能在这儿有效果么?
万一我在这里遇险的话,不是谁都不会注意到么?
又或者说,爱理本身就是绑架的道具的话?
与捡到的人成为朋友,再将其引诱到没见过的地方,再在那埋伏着……
噩梦中见到的那个黑影不时的浮现在眼前。
晃了晃脑袋,把胡思乱想赶了出去。
这天热的我真是太不舒服了。
「还有一点哦」
这次让爱理说对了
路突然就变得宽起来了
在那前方,有着建筑物在。
「啊嘞?」
「在」
如同正方形的箱子一样的家
总觉得,在心中描绘的会是更加豪华的家,或是巨大的研究所。
姑且不论这个,master就在这里……。
在走近大门的这段时间,心中略过稍许迷惘。
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近大门的时候,忽然门就打开了。
「欢迎回家,爱理」
出现在那的是一个长的很高留着长发的男子。因为带着数码眼镜(Mirrorshades)所以看不到他的眼睛。
「啊,master」
我听到了爱理跑过去的声音。
「我回来了,master」
通过液晶屏看到master被爱理抱住了。
之后master也搂住了爱理。那份样子十分的温柔,像是在触碰肥皂泡一样,但又显得有些生硬。
他的数码眼镜(Mirrorshades)朝向了这边,我紧张的都僵住了。
「呀,真是谢谢了。帮我把爱理带回来了呢」
男子将数码眼镜摘了下来,露出了下面那纤细温柔的双眼。
被那双瞳孔所注视着,我的悸动就愈发的高鸣。
不知是哪里,传来淡淡的柠檬的味道。
「爱理不来介绍一下这位么?」
「是!这是美纱希。爱理与美纱希已经是朋友了哦」
「那个。我是全日食的那天捡到这个的。要是立刻就给你送回来就好了……」
「没事没事,毕竟这里很远呢……」
男子突然停止了说话。望着远方,摆出了一副陷入沉思的脸庞。
「啊啊失礼了,自己一个人生活了太长时间了呢」
不论何时何地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的类型呢。当然这在天才中是很常见的类型。
「如果可以的话要进来坐坐么?我去泡下茶」
8
男子的房间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很大的桌子和五台机箱。其上面摆着三台显示器。
左边的一台上面正显示着弯弯曲曲的波形,总感觉像是脑波的样子。
其它还有门边上的厨房,剩下的墙上挂着很多的农具。
男子将壶里的茶倒进了铜制的杯子里。
「给。要是合你口味就太好了」
这么说着边把杯子递给了我之后,又不知怎的开始在电脑里打着什么了。
我拿着杯子茫然的一直站在那里。
「美纱希,坐下吧」
爱理这样说道,但我却没有看见椅子。
通过终端来看……爱理正坐在木制的椅子上,正指着边上摆着的那把椅子。
「那个……」
我有些困扰的说道,男子回过头站了起来。
「……对不住了。那个是爱理用的椅子」
「是这样么」
爱理低下了头,男子把靠在墙边的折叠椅拿了过来。
终于能面对着着他坐下来了
「很久没有见到客人了呢。大部分事有了邮件和通讯软件的话就足够用了。当然,人类作为一种生物只有视觉信息是不能够满足的。重要的还有触觉和嗅觉。那些难以数据化的情报往往担负着精神的安定……」
男子又再次陷入了沉思,一动不动的看着天空。
在那个间隙中我仔细的看了看男子的脸庞。
这下我好像明白了爱理说的话了。
总的来说是很素雅。很有大人魅力的脸庞,也可以说很帅气。
但是那样没有防备,让人放心的样子,又让我感觉很可爱。
「……啊对不起。今天光是这样了呢」
男子苦笑这看着我这边。好像能看透我的内心一般,我的脸颊变的烫了起来,于是慌慌张张的低下了脑袋。
「没事,反而是我这边打扰你了」
我觉得这真是个不会隐藏住自己软弱一面的人啊。
很多大人都是用自尊心将自己包裹起来,特别是讨厌在孩子们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
但是这个人却不一样。对我的年龄和身为女性这一点,完全没有在意。
「那个,master」
刚一说出口,脸便变的通红起来。
「对不起,爱理一直是这么叫的……」
「啊,嗯。从第三者嘴里听到这个还真是有点害羞呢」
男子仿佛少年一样腼腆的笑了起来。
「我叫君岛晃」
「我叫濑乃宫美纱希」
轻快的伸出了手来。真是纤细的手指,美丽的皮肤啊,我这样想到。
在握住手的时候,我一直埋着头。
就算能隐藏住满脸的通红,让我胆怯的是手指的炙热不可能也藏起来吧。
来回深呼吸了几次。耐心等待着心脏也冷静下来,脸却……依旧不敢抬起来。
再来一次吧。
就那样直接的,仿佛无视了对方的目光一样,我这样问道。
「是君岛制作的爱理么?」
「嗯,就算是那样吧」
稍微考虑了一下君岛这样答道。
「实际上来说的话并不是一个人做出来的呢。也有很多别人研究的基础,程序的话也只是把现有的代码组合起来而已。担任自我成长的部分规模也是很大的」
我的脸颊变的更加通红了。居然问了如此弱智一样的问题。
「但是AI部分是自己编写的吧?就像Deluoodle那样的,从巨大的数据中用马尔可夫过程来处理的方法的话,我想是达不到那种精度的。」
只是把从网上查来的单词拼凑起来说道。
「是这样的呢。Deluoodle只是把单词读入后单纯的排列而已。应该说是图灵的诅咒吧。因为支配智能的感觉是不能用语言描绘出来的呢……啊,对了」
君岛把刚才戴着的那副数码眼镜(Mirrorshades)取了出来。
「请」
听到君岛这么说着,我就不客气的戴上了还能感觉到留存有君岛体温的数码眼镜(Mirrorshades)。
「呀吼,美纱希,能看见么?」
突然间,爱理在我眼前来回挥着手。
「啊,这个是AR眼镜呢」
增强现实眼镜(Augmented Reality Glass)。在镜片里面有电脑所显示的画面,与现实的景象相重合。
虽然跟终端上的所映出的爱理的画面一样,但从眼镜上来看,现实与假想的夹缝也变得荡然无存。
「现在,你所见的世界跟爱理所见的大概已经是一样的世界了」
爱理靠近了过来
回想着君岛曾经做过的事,慢慢的将爱理抱入了怀中。战战兢兢的小心不把爱理嵌进身体中去。
「触觉回馈现在还没有做出来」
听到了君岛这样说道
「好像很难呢」
「倒也不是那样。一切都源自大脑的刺激。即便没有刺激控制触觉的部分,从其他部位所回馈也是可能的。毕竟也有幻肢痛的研究呢。而且话说回来跟脑波相近的周波数的光学刺激……」
君岛又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真是的,master。有客人在面前呢哦」
「嗯,啊对啊」
君岛露出了轻轻的笑容。
「我嘛,就是这样的人,啊对了。要谢谢你把爱理送回来呢」
「master,这个你刚才说过了」
「是这样么。说两回也也是可以的吧。嗯」
「还是还给你这个比较好吧?」
「我把终端拿了出来」
「啊」
君岛向着空中把手伸了出来。
明明不想把终端交出去的。一旦交了出去仿佛就会将这份缘分斩断。意识到了这个,手指便没有了力气。
「那么」
君岛把终端用线缆跟电脑连接了起来,在桌子上的显示器里正运行着某个程序。无数的线弯弯曲曲的样子在那里排列着。
「真有趣……。节点自己组织化不停的变的更加巨大。果然在个性化过程中会与复数的人格有关……」
好像把我忘记一样,从新埋头于作业的晃让我感觉非常的尴尬。
「那我先走了」
差不多是要走的时候了
「等一下!」
背后有人叫住了我
「在,在!」
我发出了有些尖的声音
「可以的话,要不要时不时的过来玩呢?爱理也会很高兴的」
「当然了」
我把头深深的埋了下去。因为太害羞了所以一直耷拉着脑袋,直到门关上为止,我都没能抬起头来。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精神恍惚。
就算是在晚饭一家人都聚在一起吃的时候,我也依旧在发呆。
我想秋穂一定是用奇怪的眼光在看我了吧。
在钻入被窝的时候,幸福感的反作用才袭上心来。
——什么嘛,真是不像样子。
当时说什么「在,在」啊
听到了像小孩子一样随便自大的话。肯定会被嫌弃了。
已经不行了,被讨厌了。
不对,但又说叫我还要去玩。但是,如果那只是客气话呢?
去了的话看见对方摆了张臭脸该怎么办。
我就这样把脸埋在了枕头下面,手脚四处乱蹬着度过了这难熬的夜晚。
到底怎么办才好。一直这样考虑着,等得出稍微搁置一段时间吧,这样的结论的时候都已经凌晨三点了。
过了一周的话,坏印象也会变的淡一些吧。
那样的话一定。
一定……怎样呢?
9
也就两天时间我就忍不住了。
没能遵守自己所定的一周的期限,我径直去往了君岛的研究所。
走在路上还在烦恼着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好呢。看见对方摆了张臭脸该怎么办。带些土产去的话会不会好一点。还有衣服,头发。
就算从家里出来了,还一直在烦恼着。
上一次来并没有注意到,研究所的周围是有田地在的。有着香草和红彤彤的番茄。
不对,现在可不是逃避现实的时候。
我下定了决心,敲了敲研究所的门。
「你好,我是濑乃宫…」
等了三秒。
「你好啊,美纱希」
迎来的君岛跟记忆中的一样,文静的微笑着,让我感觉仅仅这样就能让我安心下来。
「你好,美纱希!」
刚坐到钢管椅上,就听到好像很精神声音从扬声器里发了出来。
「爱理,你在哪?」
「就在你眼前哦」
「是啊」
通过君岛递过来的终端来观察周围。
「爱理被master表扬了哦。多亏了美纱希呢」
「欸,是那样么?」
「神经网络的成长超出了预想什么的…」
「嗯,实际上就是超出预想了」
君岛直直的看着在椅子上来回转的我。在那温柔的瞳孔中,似乎感觉到了些许悲伤。
「爱理的程序是模拟人类的脑神经体系的自我成长型呢。就算是像小孩子一样,通过外界的干涉,特别是跟人的对话会,就会得到发展……虽然我的嘴有点笨呢。好像不是适合面对小孩的性格呢」
「才没那回事!」
这么面露难色如此说道的君岛,我感觉也很棒呢。
「跟美纱希交谈后的这几天,神经系统的成长显著增加了呢。真是非常感谢你呢。啊,我现在泡茶去」
就像养育孩子。君岛就是爸爸,爱理就是女儿――。
「美纱希要来养育爱理么?美纱希要来当爱理的妈妈么?」
紧紧咬住嘴唇故作镇定。
「比起当妈妈还是当朋友更好哦」
「也对呢,那爱理也当朋友就好了」
「对吧!」
「关系真好呢」
君岛泡的茶,是散发着奇妙气味的绿茶
「自己做的茶,不知道合不合你口?」
抿了一口
「真,真好喝」
轻柔的酸味与甘甜。还是第一次尝到这种味道呢。感觉能让心跳不已的心脏变的冷静下来呢。
「太好了」
「爱理也想喝啊」
「对不住了呢」
「君岛不能做点爱理喝的茶么」
「这可马上办不到呢。把食物数据化是很难的。嗅觉,味觉和触觉复合在了一起,特别是嗅觉关联着脑的基础构造……」
差不多也习惯了突然就发起呆来的君岛了。
「外面的那块田是你在耕种么?真厉害呢」
稍微过了一会,为了让话题继续下去我这样说道。
「啊,我是素食主义者呢」
「是么」
本来就仙风道骨的人,这么说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是因为感觉吃肉很奇怪么?」
「欸?是那样的么」
我最喜欢肉食和鱼类了,见到了肯定会狼吞虎咽的吃掉的。
「嗯。地球上的热量呢,基本上都是靠着太阳来的,食物链越靠上效率就越低下」
「是能量的效率问题呢」
要制出十公斤的肉,就必须要数百公斤的小麦。那么一开始就吃小麦就会更有效率。
「因为现在人口方面的能量供给不足了呢。不实行素食主义的话,早晚我们得变的去吃Soylent Green了(以前的一部电影,可以百度一下超世纪谍杀案,Soylent Green这种食物是由人类尸体制成的)」
「Soylent Green?」
「啊,对不起。那是以前的一部电影。在人口爆炸的未来社会,大家都只能去吃用小球藻制成的人工饲料了」
「……好像并不怎么好吃呢」
「的确呢」
君岛的微笑,仿佛小孩子恶作剧那样。
Soylent Green
有着奇妙发音的词汇,在舌尖上反复回味着。想着回家了一定要好好的查一查。
master的名字。君岛晃。我在被窝中反复的咀嚼着这个名字。
晃,每次从嘴里这样说出来,我就会在被窝中闹腾一翻。
从第二天开始,我变的每天都要去君岛的家里玩了。
最后Soylent Green的事也忘了去查了。
10
「美纱希,今天有什么事么?」
「嗯……」
晃依旧像往常那样一言不发的朝着显示工作。
我看了一眼那个背影之后开始跟爱理说起话来。
晃基本上不怎么说话,而且也很少和别人搭话。每天加起来能说超过一百句话就算很难得了。
于是乎看着这样的背影去跟爱理聊天就成了我必做的功课了。
「今天也去学校了哦」
「有发生什么事么?」
「嗯,只是去读书了哦」
虽然也不是讨厌跟爱理说话,但对话会促进程序的成长,也算是帮了君岛吧。
一开始跟爱理说小凯和小秋还有学校的话题,爱理都会很高兴。
但是每天都说这些也差不多到头了。
说起来,从晃哪里得到能与爱理通话的电话号码之后,只是聊天的话,根本没有来这里的必要了。但是每次回过神来都发现自己净在去往这边的路上了。
「美纱希真是读了很多书了呢。学校就是那种读书的地方么?」
单纯的疑问往往会让人很难回答。
我只是因为上课太无聊了而去看自己喜欢的书罢了。
「嗯,算是吧……」
真是干脆利落。
「在学校有很多班级对吧,也有很多的学生是么?」
「是呢」
「都有着什么样的人呢?」
「嗯……」
我本想着去回想一下班里的同学,但让我惊愕不已的是自己居然没办法好好回忆出来一个同学。
坐在我旁边的家伙是谁来着。就算只是面孔也很难回忆出一个模糊的印象来。
于是我只能在椅子上转了一圈。
「美纱希的朋友是不是很少呢?」
「嗯」
与柠檬的气味一起晃仿佛被刺了一下一样,而我则呆在了那。
晃还是那样沉默着,好像在思索着应该说什么一样。
「我觉得,还是交一些朋友比较好吧?」
耐不住沉默的我,就自己先开头说了出来。
「我也觉得那样做」
「我觉得你那样想也不是没有理由」
晃把咖啡端到了嘴边。我也喝了口香草茶。酸味让我的心里冷静了下来。
「你的头脑很好,所以会跟同年龄的朋友合不来。真要逼自己去交朋友我可不觉得有什么意思。你觉得是么?」
「是的」
不仅仅是学生,老师也一样。
「与想成为朋友的人成为朋友,这倒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兴趣不同的人,也没必要特意去搞好关系。」
我点了点头
「但是……」
晃苦笑了起来
「你还是个孩子啊」
「跟这没关系!」
我用我自己都不知道的音量大声说了出来
因为你是小孩,所以做那个去。因为你是小孩,所以那个不能做。小孩子不准违抗大人。明明就是个小孩子。明明就是个小孩子。
这事我最讨厌的言语了。最讨厌每天都像这样被说了。就算是晃,不对,正因为是晃,我才不能原谅他这么说。
「你会对此如此的反感,是社会立场缘故。不仅仅是因为年纪小,而是因为对得不到与能力相对应的对待而愤怒。我说的对么?」
说出来的话感觉正是如此啊,我点了点头。
「我所说的话呢,不仅仅是生物学方面的,还是从你的身体方面来说的。」
「我的初潮都来了」
我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的专门领域也不在那边,而是脑细胞。你这个年龄的脑细胞应该还会成长的吧」
「脑,么」
「你这个年纪的孩子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无数的脑细胞都在持续的发展着,随着神经系统的成长,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能变成。但对于大人来说,这些变化都会变的很迟。因为已经到头了呢」
晃敲击着键盘,在显示器上显示出三次元的网线,蜿蜒起伏的变化着,慢慢变的更加巨大和复杂。
我这才刚察觉到原来这就是神经系统的模型。
「大人的发展方向是已经决定好了的,除此之外想要往别的方向发展是不可能的。想要颠覆这个是非常困难的。但另一方面,小孩子却有着无限的成长的可能性。所以可以去做很多的尝试」
「所以才要去交朋友么?」
「是呢。人是跟着人发生变化的。不管是打算去做多么新鲜的事物,只有一个人的话,其兴趣也只会固定化而已。与一个有着自己所没有东西的人成为朋友,视野也会宽广起来。」
「视野么,我在网上有很多认识的人。与不同领域的专家聊天的话,我想视野也会变的宽广起来吧」
「是的。但是这些认识的人,有可能预先就朝着你所喜欢的方向讨论。但是呢,你从心底里感觉讨厌的东西也很重要」
「能把这些告送他们的才是朋友,么?」
「是的,除了朋友,就不要把这些都说出去了」
「……我会好好想想的」
「嗯」
晃微微笑了起来
「美纱希,你没事吧?」
「啊……」
听到这么说才突然意识到了,有一点眼泪流了出来。
「这是为什么呢」
「master欺负美纱希了么?一会我去问问……」
「不用,不用去问了」
我慌忙制止了爱理
到底为什么会流泪呢,就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11
「姐姐,欢迎回家」
「我回来了,小秋」
家中依旧是那么的乱七八糟,但是却温暖无比。
「小秋,你有朋友么?」
「欸?嗯,小凯和……」
「小凯不算,除那之外的」
「嗯――嗯,小朋,美柑还有……但是,我跟小朋打了一架……」
掰着手指头数着的秋穂
「那明天去了学校,要跟小朋和好哦」
「嗯,但是,为什么呢?」
「因为小秋你总是缠着我跟你玩……」
「欸――,但是姐姐你最近都不跟我玩了啊」
「那个啊,你总是跟我一起玩了,学校的朋友也是很重要的」
「这我虽然知道——」
秋穂咬着嘴唇说道
那副样子太过可爱了,我忍不住就把秋穂抱在了怀里
「这样吧。今天就一起好好玩吧」
「嗯!」
我回自己的房间取了白色的高达去了小秋的房间里。已经许久不碰的高达上,稍稍落了一些灰尘。
扎古所发射炽热的战斧导弹眼看就要被被光剑所阻止。
「小秋!战斧导弹是防不住激光的哦!」
「才不是激光,只是等离子而已!能防得住的嘛」
两次,三次对击之后,正义的高达将扎古斩为了两截
「我不能认同这个啊。只是因为自己这台机体太弱了而已……」
小秋也在成长。随着知识的增长,输的样子也有板有眼的。
不仅会引用扎古的那个假面驾驶员的台词了,而且就算输了也会把自己置身于悲剧的英雄这个角色的位置上。不管什么事都会这样做的吧。
回到了自己房间里才想起来。
是交朋友的那个话题。
晃说过还在是还在摸索怎样做事的时期。
那自己到底想变成什么样呢。到底想做什么事呢。
自己还从未如此深入的考虑过。
虽然喜欢去了解很多事物,但是却并不清楚自己是否想要成为学者,除此之外也并没有考虑的太多。
交了朋友的话,也就能想出自己想要做什么了吧。
那就试着去交个看看吧。说不定还能作为与爱丽聊天的话题。
看着灰尘慢慢的落在白色的高达身上,我这样想到。
12
第二天,在学校里。
要开始交朋友了,到底应该选谁呢?
早晨站在讲台上,看着上学而来的同班同学慢慢评定着。
——交朋友什么的很简单。只要看着谁的目光微笑着,再跟他说想成为朋友就好了。
当时的我居然这么愚蠢的想着。
但是。
目光并没有跟谁对上。大家要不然低着头,要不然把脸别过去,目光都不与我对上。
这可真令人着急。
说好听点,濑乃宫美纱希是班里一直是那么的孤高,但实际上只是因为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不愿意多管这样的闲事而无视她。
那样的家伙站在讲台上到处寻找目标,会有人跟她对上目光才怪呢,但当时的我却没有意识到这点。
在预备铃准备响起时刚刚进来的一个女学生,不觉间就被我看到了。
目光对上了
——好了!
在心中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我便向着那个女生靠了过去。
仿佛教室全体都以我们两个人为中心,变的安静了下来。
「呐,不跟我交个朋友么?」
「为什么?」
这一句话就把美纱希问住了
「那个……」
「你知道我的名字么?」
「不知道……」
「我可没工夫陪你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我哑口无言的站在了那里,幸好随后预备铃响了起来。
随后进入到安静的教室之中的老师,露出了一副可疑的面孔。
事后得知,这件事之后那个女孩好像被人称作了「让那个濑乃宫超囧的女孩」,但是本人似乎不太愿意的样子。
13
于是那天我也早退了,真是非常囧啊。
在被窝中,我按下了晃告送我的电话号码。
「喂喂,这里是爱理,想要听听天气预报么?」
「你好爱理。就说说天气预报吧」
「是美纱希呢!今天给我打电话了么」
「嗯」
「学校怎么样了呢?」
「啊―」
「交到朋友了么?」
「并没有……交上呢」
「是这样么。美纱希原来也有失败的时候啊」
纯真的话语一句又一句的刺着我。
「并不是说那么简单的哦」
「能简单的跟爱理说说么?」
「爱理你弄不明白的……」
「爱理在学校经常请假休息,所以也交不上什么朋友。但是……」
「有这样的设定?」
不好。不能这样说的。
「设定,么?」
「对。设定。经常生病的小孩,真是耍小聪明呢」
「爱理不太明白呢」
爱理的声音跟往常一样的开朗。但此刻对我却无比的尖锐。
「设定是什么呢?美纱希喜欢设定么?」
「闭嘴」
「……」
「……对不起爱理,改天再打给你」
把电话扔到了一遍,让脸埋入了枕头里。我真是个令人讨厌的人。
突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怎么了?」
我发出了很不高兴的声音。
「那个……姐姐?」
「小秋!」
我立刻站了起来,双手揉了揉脸蛋。
「有事么?」
我打开了门
「姐姐,现在有事么?忙不忙?」
「没事哦。刚才只是有些焦躁。有什么事?」
「那个呢,我跟小朋和好了呢」
「嗯」
「所以呢……那个,今天我跟他说对不起了,然后小朋也跟我道歉了」
「这样啊,小秋真是厉害呢」
我抚摸着小秋的脑袋。
「嗯,姐姐要是不说的话,我也不会去道歉的」
「这份感受,要好好对待哦」
「嗯!」
小秋用力的点了点头
小秋回去之后,我深深的叹了口气。
对啊,只要道歉就好了。对爱理,还有那个女孩。
小秋是令我骄傲的妹妹的,我也想成为令小秋骄傲的姐姐,所以,也要稍微拿出一点勇气来。
14
跟小秋说完的第二天
去了学校在座位表上确认了之前遇到的那个女孩的名字。
伊礼瑞夏。
就是叫这个名字。
等到了课间休息的时候,我站到了伊礼面前。
「有事?」
「那个,伊礼同学,昨天真是对不起了」
「啊,不用那么在意的」
伊礼挥了挥手
「只是这样?」
「嗯,嗯」
才不是只是这样。想与伊礼说的话,想听伊礼说的话不知有多少呢。
但是听到了这么说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交朋友这件事,我想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吧。
「这样啊」
所以在伊礼低下了头的时候,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到底怎样才能成为朋友呢,我这样想到。
15
放学后。我战战兢兢的走到了晃研究所的门口。
「你好。爱理」
把终端启动起来找着爱理。
「美纱希你来了啊!」
爱理高高兴兴的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
「爱理知道设定是什么意思了哦!master告送我的」
啊呀——
「我不是那个意思,当时只是有点生气迁怒于爱理罢了……」
当时我说的那么过分都没注意到。还跑去问master了么?
我战战兢兢的望向晃那边。
在椅子上转了一下,晃朝回头看着我这边。
「交朋友失败了么?」
「是的……」
「以你的的性格和能力。失败应该是很少见的吧。怎么样,失败了的感觉」
「我变得有点讨厌自己了」
话一出口眼泪就好像要掉下来了。
「这样啊」
晃像往常一样把热腾腾的茶端了出来,喝下去一口便让我冷静了下来。
「这就够了。人类呢,要是变的有些讨厌自己了,剩下的自己也会跟着发生改编吧」
「……是的」
「master,爱理不会变得讨厌自己哦」
「这个是以后的课题了呢」
晃对着爱理苦笑道。
「美纱希你对自己变得讨厌,有什么感受呢?」
「欸……」
「是不想让别人听到的那种感受对吧。」
被问的哑口无言的我,晃这样替我解围道。
「很难说呢……」
「我好像变的有点明白了」
「是的!」
爱理握住了拳头露出了为我加油的表情。
「爱理,给我睡觉」
晃这么说道,爱理便露出了好像很困的面孔揉着眼睛,然后闭起了双眼,之后就消失了。
「爱理?」
「是不是让你有些吃惊呢?没关系,并不是真的消失了。只是进入了睡眠模式而已。」
「记得说是,记忆整理,来着」
「正是如此。但是正如刚才爱理说的。这是设定,在谈这个的时候,爱理在边上会变的很麻烦呢。」
「那个……对不起。我在电话里迁怒于爱理了」
「没关系的。也怪我没解释清楚。反正爱理也只是像往常一样说话是吧」
「是的……」
「爱理呢,是有人类的原型的」
「是这样么」
「嗯,人工智能从零做起是非常困难的。于是以现实中的人的信息为基础了。」
「原来爱理所说的,是那么回事啊?」
「是的,也有沉睡不醒的女孩子在呢。我想爱理就是以那孩子为模型,代替那孩子来见识一下这个宽广的世界的。」
爱理说过的话在我耳边回绕着。
――master呢,对爱理说想让爱理见一见这个宽广的世界。总有一天要将这份景色传达给爱理。
原来那说的是真的啊。
「模型对于爱理来说虽然很麻烦,但爱理——与身为AI的爱理,对自己和模型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所以被说了设定的话就会变的困惑起来。」
把爱理这个汉字写出来的晃,身上透着微微的柠檬香味。
「好了,爱理,起床了」
「早上好,master!爱理做了一个梦哦」
「是什么样的梦呢?」
「是秘密哦,不过,是关于master的梦呢」
「好在意呢」
听到了关系如此要好的谈话,我的胸口掠过一丝的疼痛。
16
虽然真是很笨的谈话,但我到那时为止,都没能理解我对君岛的感情。
对于不仅使作为一个理解我的大人,还是作为一个超过我的天才的君岛。我曾经觉得我对他是充满尊敬和憧憬的感受的。
在被窝中闭紧双目,仿佛能听到晃的声音。在耳边轻声说着温柔的话语,散发着柠檬的清香。
而在那声音里似乎也能感觉到爱理在耳边轻语,胸口不禁疼了起来。
我终于也变得奇怪起来了,虽然这样察觉到了,但是我也依旧是那么的迟钝。
早晨起来之后,我扭了扭脖子。
对君岛的感受,我到现在还没有理清。
虽然想着直接把自己的感受传达给他,但那时,我又想起了伊礼瑞夏的事来了。
我在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和感受的情况下,只是一厢情愿的去说想交朋友而被拒绝了。
现在我要是像晃表白的话,不就跟那时一样了么。
我想至少等我对晃了解的更多一点吧。
幕间
「喂,不要在那藏着啊」
我发出声音喊道。于是那家伙变显出了身影。那是有着秀丽长发的青年男子。可能有喷香水吧,散发着一股柠檬的香气。
哼,真是做作。
「真是厉害的收藏呢,让我看呆了都。」
「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是面向孩子们的玩具而已」
九台机器人。不对,这样看来的话应该是九台玩具。
形态是人类的样子。但却做不出跟人一样的动作来,只能亮着闪闪的光芒发出声音,能动得部位仅仅只是胳膊那里。
「真是厉害的玩具呢」
「什么,竟然敢说我的杰作是玩具!」
我想我还真是有着个麻烦的性格呢,但我并不打算去改变它。
「很看重它们呢」
「是啊,我经营着以小孩子为对象的商品嘛。这些家伙能把小孩子吸引过来」
「不仅仅……如此吧?」
「啊?不要说的你什么都懂似的?」
似乎被说中了,男子微微的有些接受
「摆出那个样子可不行哦。因为我也喜欢小孩子,所以能理解跟我一样的人。你一直看着小孩子在玩耍时的表情可不只是想卖东西那么简单哦」
「切」
嘛,这男子也是直到天黑了小孩子们都回家为止,都在这里呆着。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吧。
「那些只是种子」
「种子么?」
「是啊,那些东西又不是真正的机器人。只是面向小孩子们的玩具。但是呢,在小孩子的扬中,那些东西就如同真的机器人一样」
「是的」
「碰了那个,跟它一起玩,就回变的喜欢上了机器人,将来就有可能做出来真正的机器人了」
「所以说是种子呢」
「就是那么回事」
对陌生人,不对,正因为陌生人才会不小心说漏了嘴
「啊,我能盖一个印章么?」(日本很多商店都有类似的印章可以收集,就跟上海世博的那个世博护照盖章一样)
「随你便」
九台机器人当中,五二郎是负责盖章的机器人。将纸塞了进去,哐当一下就把印章盖好了。
「啊,这样就不会夹到手了呢」
「毕竟不知道小孩子会干出什么来呢」
「这些都很用心的保证了安全呢」
「那是当然的了。我的这些玩意,稍不小心就会弄伤那些小鬼们。能拿来当看板的东西肯定不是普通玩意」
「觉悟真是高呢」
散发着柠檬的清香,男子那样微笑着。
「说我不光是为了卖东西的人不正是你么」
「是这样来着」
男子苦笑道
要是平时,这绝对挺欠揍的,但我却对着这有着奇妙魅力的脸庞苦笑了起来。
「你那个,怎么说呢,对机器人有兴趣么?」
「同种类的话有点兴趣呢」
额,刚才,我说同种类了?
「你也在制作机器人么?」
「虽然专业是生物工程,但对人类工学也有兴趣哦」
「哼。原来是研究员么」
「最近刚搬到这边来了,请多多关照了」
「名字是?」
「啊,我叫――」
突然间雨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喂,要关店了!赶紧回去吧」
「我也来帮忙吧」
搬起了放在外面的机器人,收回了仓库
男子直到最后都一直在帮忙,之后就直接回去了。
结果,等意识到还没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男子就已经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