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电击文库
  3. 机器人笔记:濑乃宫美纱希的未发表手记
  4. 第一卷
  5. 第一章
  6. 繁体版

第一章
2018-03-09 08:50:18

		

1
这个时候,我记起了一份回忆。
那是与妹妹秋穂一起玩耍时候的记忆。
在秋穂还小的时候,玩扮gunpla(GUNPLA指的是在动画GUNDAM系列剧中登场的兵器如MOBILESUIT、MOBILEARMOR、船舰等被模型化的塑胶模型系列)游戏。
我握着白色的高达,秋穂拿着红色的扎古。
「嗙,嗙嗙,咚亢!」
「咻,咻」
想象着两架机体化作了白色与红色的闪光在宇宙中飞翔。
在真空中闪耀着的光束射线。与在其夹缝之中推进器所喷射火炎划出的曲线。
两机时而远离,时而接近,然后再次分离,如同宿敌又仿佛恋人般的对峙着。
「嗙,嗙嗙,咚亢!」
终于,高达的光剑将扎古的热能斧斩为了两截,再回身一剑将反应炉刺穿。
这样引起了爆炸,化为了灰烬。即便有甲胄在身也无法抵挡这必死的一击。
「好了,是高达获胜了哦―」
「才没有赢呢,我都用热能斧架开了攻击嘛」
「噗—!热能斧是防不住光剑的。因为光剑是激光所以能把热能斧切开哦—」
「热能斧也是激光的嘛」
「那个才不是激光的~」
在完全没有规则的扮演游戏中决定胜败的是社会上的立场,油嘴滑舌还有知识的多少。
我对于秋穂来说,这三方面我全部胜过于她。虽然对于妹妹来说显得有些孩子气。
「呜呜―」
秋穂把嘴撅了起来。
「偶尔我也想赢一次啊~」
「不行。听好了,小秋。正义是必胜的。因为这就是命运。给我牢记在心。」
「正义……」
不论是小秋还是我都对这个词难以抗拒。
现在想来姐姐在游戏里赢的妹妹体无完肤算哪门子正义啊,但当时我们都最喜欢正义了。
而且我们俩最喜欢的白色高达正是正义的象征。
2
所回想起的另一件事,就是火箭发射时的事了。
那一天,我和小海还有小秋去看火箭发射。小海是跟小秋一样年纪的邻居,对我来说就像是弟弟一样的人。
在等待发射的空闲里,我跟小海一起玩开了格斗游戏。很孩子气的连胜小海十二次的时候,倒数计时开始了。
我的家在鹿儿岛县的种子岛,父亲是宇宙中心的所长。所以发射卫星只是每年的例行活动,但即便如此感动也丝毫不减。
那是让大地摇动,身体颤抖的轰鸣。
那出奇巨大的身躯有着骇人听闻的力量,目标直指天际。
曾经有人说过。
火箭是燃烧人的灵魂来飞上天空的。无数的人们经过漫长的努力,只是为了这一瞬间所燃烧的火炎,给予这个铁疙瘩突破第一与第二宇宙速度的力量。
「小海,你要是个男子汉的话,就去成为一个有着正确资质(rightstuff)的男人吧」
对着正天真的望着贯穿天际的白线的小海,我这样说道。
正确的资质(rightstuff)。
那是能成功完成艰巨的任务的关键。
3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变得非常向往正义的英雄。想着要变成正义的英雄。为了成为那样就想变得更强一些。或许,我只是曾经觉得自己很强吧。
成为正义的英雄所需要的正确的资质。那时的我也并未知晓。
英雄与邪恶,无论何时都只有一念之差而已。追寻正义的心灵,也会萌生恶念。
但等知道了的时候,往往都太迟了。
4
之前的话好像有点跑的太远了。下面我就写点我的事吧。
我叫濑乃宫美纱希。1994年出生于种子岛。
我想从小海和小秋的回忆中好像能体会到,但我是个颇为好胜的人以至于我的朋友很少。
从出生开始我就属于脑子很好的那种类型,但这却并不是什么好事。
与同龄的孩子们很谈不来,而且上课的内容也很无聊。而正因为这种态度也导致敌人变得很多,自然而然的,我也擅长反击了。
在小学的时候。也为此大打出手。上了中学以后虽然没有了扭打在一起的情况。取而代之的就是把同班同学讥讽的哭了起来,或是在上课的时候把老师问得哑口无言这一类的事情。
最后,周围的人都变得不想再接触我了。
总之,就是成了有着优等生模样的「令人讨厌的孩子」。
如果没有妹妹小秋在的话,我说不定就会一直那样下去。
5
那时的我,最怕应付语言不通的小孩和婴儿了。所以说当一开始得知我有了一个妹妹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到有多么高兴。
最初是战战兢兢的看着母亲的肚子慢慢变大的。说实话那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当时已经是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了,小孩是怎样诞生的道理差不多也明白了。但是在眼前有一个与自己流着同样的血的新生命诞生这种事却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这让我产生了不明缘由却又难以消去的恐怖感。
但这份感觉只是在我抱起刚被母亲生下来的妹妹的时候。当看着小秋那皱巴巴的脸蛋,被伸出来的那小小的手用意想不到的力气握住我手指的时候,永远的消失了。
那一天,我便将秋穂视为诞生在地面上的天使,而这份坚信至今仍未改变。
与此同时,我也打算想要尽全力保护这小小的生命。
对于从出生以来就无处施展我来说,第一次找到了这样的目的。
与八汐海翔,也就是小海的相遇,也是在那个时候。
八汐家与濑乃宫家是邻居,两家同时有在抚养着小孩子。自然而然的,我也会去帮小海换尿布了。
6
就是这样,从秋穂出生以后我便将溺爱妹妹的姐姐这一面展现了出来。
说好听一点的话,从起床的时候开始我就开始照料秋穂了……但实际上说是在一起胡闹来的更近一些。我真的非常感激对此毫不训斥反而表扬我们的父母的忍耐能力。
在小秋和小海一天一天的长大的过程中,我爱怜又焦急的照顾着他们。从他们能走路开始,我就带着两人去各种各样的地方(这样的胡来,也被两家的母亲生了很大的气)。凡是能想出的游戏都要一起玩耍。
令人悔恨的是,在中学所发表的一篇名为「关于妹妹秋穂的普遍的魅力」的作文。
虽然就是如同标题一样的内容,但是却不仅用了三十章稿纸来强调秋穂到底有多可爱,还断言这份可爱可以用于救济正处于资源问题与人口问题这两难境地所烦恼的人类,稍微写的夸张了点呢。
后面还写到了要是与外星生命相遇的话,小秋的这份通晓万物的可爱不正是能作为与外星生物交流的王牌么。虽然我想这稍稍有些超出了常轨吧。
得意洋洋的发表之后的第二天,果然还是因为写的太过头被注意到了,就算有些晚了,班主任还是将这片作文投稿参加了比赛,结果居然被选中了。
之后,因为「天才美纱希」的专横而苦恼的种子岛老师们之间,这份作文便被作为「最终手段」而传承了下来。
而正因如此我的世界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但是,这对我的变化也就到此为止了。一成不变的还是没有家人以外的朋友,除此之外的人们总觉得有点轻视他们。
让这发生改变的,是通过与被称作君岛晃的一名男子的相遇。
7
「人类这一系统,只是单凭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人与更多的人联系到一起,在其中依旧能发现自我。自己所想的自己什么的,只是很渺小的东西。所以说,就算想要改变自己其人际关系也不会发生改变。这可是最短的捷径哦。」
君岛晃曾这样说到。
与他的相遇,我想对我和很多人的人生而言,到底会发生多大的变化的话,大概都在那句话里吧。
那个时候,我确实是,这样回答的。
「确实人类会被他人所影响,即使是别人的错我想也无济于事吧」
晃很高兴的点了点头,庄严的朗诵道。
「我的命运的支配者就是我自己,我灵魂的指挥官也是我自己」
「是诗么?」
「正是。我想是一首跟你很相符的诗呢」
我满脸通红的垂下了头。然后,从此对遇到的人我都会说这句话。无论是小秋还是小海,还有对充彦也一样。
不过认真想来的话。那个人虽然一直都说的是真话。
但只是说出了一半的事实而已。
幕间
真是个好天气。黝黑的肌肤被海风吹拂着心情舒畅。
日高宏武本打算在沙滩散步的,顺便刚开始清理垃圾。这可是值得骄傲的沙滩。
要是不被弄脏成这副模样,本该在污垢堆积起来之前就打扫干净才是扫除的诀窍。
默默的捡着垃圾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位瘦高的男性。是一位不认识的男子。好像在学着宏武似的也开始捡着垃圾。
两个人就默默的在海滩边上继续着打扫。
「那个……」
不一会,那名男子出声向我问到,是很温和的声音。
「嗯?」
男子把空罐子和树枝一类的东西抱在怀里。
「这些,到底放到哪里去比较好呢?」
那迷惘的脸庞,仿佛小狗一样。
「啊」
宏武把一个垃圾袋递了过去
「丢到这里面吧,我会一起带走的。」
「真是谢谢你了。」
将头低下行了个礼之后,就又去捡着垃圾了。
「你是从哪里来的呢。东京么?」
「是的,就是那边」
「这样啊」
最会弄脏海滨的当属观光的旅客了。虽然知道那些没品的家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但感觉还是不是很舒服。
所以说对好像从东京来的年轻人,宏武都没什么好印象,但这个年轻人却好像是个不错的家伙。
「你来这种地方是来干什么的呢?」
「是来做研究的」
「原来是学者么,是有关火箭方面的么」
「不是……。正在研究的是心理学,也就是人心呢。」
「哼―」
还真是客气的男子啊
「学者先生你……过的很愉快么?」
「是呢。因为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生活呢」
「原来是这样啊。我有个儿子呢。虽然我想着让他继任渔夫,但有着那么好的脑子这样好像太可惜了。是不是应该让他也去成为一名学者呢」
这可不是能对对远道而来的陌生人说的话呢,但都已经说出来的宏武扭过了头去。客气又文静的这名男子,有着让人一不小心就会去搭话的不可思议的魅力。
「是这样么」
「我没什么学问,所以不太懂,但看见了你便觉得当学者说不定也挺好的呢」
「是的」
好像被海风吹拂着,那清澈通透的声音。所以让我不禁侧耳倾听。
「孩子是被父母养育成人的。但并不是父母的机器人。去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我想还是让孩子们自己决定吧」
孩子不是父母的机器人么。虽然是理所当然的话,但那名青年的声音,却仿佛迅速的钻入了我的胸口。
「但说不定也还是会成为一名渔夫哦」
「是么?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看起来很快乐呢。而且也喜欢大海吧」
「嗯,嘛,确实」
宏武一反常态的羞涩起来。
「给」
年轻人把装满了的塑料袋递给了宏武。
「啊,能告送我你的名字么,我叫日高宏武的说」
「我叫――」
那时我还在想着真是奇怪的名字呢。随后好像跟妻子聊了起来,宏武便无意识的把这个名字忘记了。
只剩下那名男子所散发着的柠檬的气味还留在残存的记忆里了。



                    


.